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首 页    人大概览    重要发布    地方立法    监督广角    选举任免    决议决定    代表工作    市县人大    机关建设    理论研究    媒体关注    专题集锦
年度监督计划 更多>>
省人大常委会将对消除...
省人大常委会将对扫黑...
省人大常委会召开2019...
我省将组织开展生态环...
省人大常委会将对法院...
省人大常委会今年监督...
监督议题 更多>>
司法监督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广角 > 司法监督
关于全省法院执行工作情况的报告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 李占国
发布时间:2019-01-23 10:24:00

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现在,我代表省高级人民法院,报告2016年以来全省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

  一、总体情况

  自2016年3月最高法院作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庄严承诺以来,全省法院在省委的坚强领导、省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有力监督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紧紧围绕“四个基本”和“三个90%”的工作目标,聚合外力、用足内力、形成合力,加大执行力度,规范执行行为,提升执行工作实效,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重大进展。两年来,全省法院共新收各类执行案件135万件,办结117万件,执行到位金额2995亿元。其中,2017年收案62万件,结案58.9万件,执结标的1133.4亿元,同比2015年分别上升57%、56%和130%。

  (一)持续加强组织领导,推动形成破难工作新格局

  始终把党的领导作为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根本保障,充分发挥政治优势、制度优势,不断健全完善“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理执行难大格局。

  一是健全党委领导下的执行联动机制。省委、省人大及有关部门高度关心、支持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省法院主动向省委、省人大汇报工作,省两办专门下发《关于支持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通知》,省人大常委会专门作出《关于进一步推动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意见》。各地党委、人大普遍通过出台专门文件、纳入工作考核、召开联席会议等方式,为执行工作提供有力支持,创造良好条件。

  二是举全省法院之力攻坚执行难。三级法院均成立由院长担任组长的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领导小组,院长亲自上阵,一竿子插到底,压实责任,推动解决执行难各项决策部署精准落地,取得实效。借鉴省委每个季度召开一次县委书记工作交流会的形式,在全省法院组织开展执行攻坚竞赛活动,36家中、基层法院的院长先后登台“打擂”,推动形成浓厚的攻坚决战氛围。坚持督查问效,省法院组织开展执行案件专项巡查活动,检查超过6个月未执结、超期未发放案款、信访、终本等四类重点案件2.1万件,上门走访有关部门57个,召开人大代表、律师等征求意见座谈会121次。对巡查中发现的执行不力、程序不规范、弄虚作假等问题,分门别类列出清单,落实整改措施,做到查必清、清必办、办必果。

  (二)持续加大执行力度,努力提升办案实际效果

  紧盯目标任务,综合运用各类执行措施,严厉打击规避执行、逃避执行、抗拒执行行为,最大限度实现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一是用足用好联动机制。积极推动与公安、发改委、国土、工商、民政等联动部门实现信息共享,全方位、多领域、立体化的“点对点”查控系统基本成型。不断强化财产网络查控机制,实现包括银行存款、银行理财、工商登记、不动产登记、车辆等财产的网上查询、冻结和扣划。2016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发起银行存款查询567万余次,冻结125.7亿元;不动产查询523万次,反馈有不动产信息28万余条。在省公安厅大力支持下,建立公安协助查找被执行人机制,公安机关已累计协助控制6.9万人,有力震慑了被执行人规避执行、躲避执行现象。

  二是不断强化执行威慑。坚决运用法律武器打击拒执行为,捍卫法律尊严和司法权威。对规避、拖延、抗拒执行的,依法采取信用惩戒、罚款、拘留等措施;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全省法院累计公布未履行生效裁判被执行人信息200余万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128.8万条,纳入限制消费名单15.2万人;采取拘留措施8.5万人次,罚款措施6.4万件次,罚款金额2.47亿元;限制出境7647人次,移送公安侦查788人次;判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439人,判处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罪35人。

  三是健全完善执行体制。不断强化高、中院统一管理、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的“三统一”执行办案管理模式,推动完善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实行执行攻坚常态化,先后组织开展涉民生等案件专项执行行动862次,累计执结追索劳动报酬等民生案件3.8万件,执行到位金额11.52亿元,司法救助1226人次,发放救助款2861.3万元。认真贯彻中央《关于做好党政机关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和裁定工作的若干意见》,加大涉党政机关、公职人员等特殊主体案件执行力度,实际执结案件301件,到位标的4.2亿余元。配合有关部门建立法院参与审核“两代表一委员”候选资格机制,已参与26.16万名“两代表一委员”候选资格审核,促使1031人主动履行判决义务。

  (三)持续抓好规范化建设,有效遏制执行乱现象

  完善执行管理制度,实现对执行程序各个环节、节点的管理和监督,坚决打击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行为,不断提升执行工作规范化水平。

  一是规范执行流程。发挥执行指挥中心中枢作用,对执行案件的37个办理节点进行动态监控。全省法院配备执法记录仪2000余台,基本做到一线执行人员人手一台。完善执行案款管理制度,所有执行款全部纳入“一人一案一账号”案款管理系统,人案款精准对应,进出账全程留痕,确保执行款及时发放。加强终本案件管理,从严把握终本结案标准,今年以来,最高法院考核的终本案件3项指标,我省均位居全国第一。

  二是强化执行监督。优化动力机制,综合运用质效考核、执行约谈等方法,强化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监督力度。落实执行会诊、指定执行、提级执行、交叉执行等制度措施,对有关案件进行精准督办。2016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办结执行异议案件1.4万件,执行复议案件1446件,执行监督案件781件,有效促进了执行办案规范化。畅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的救济渠道,加强执行信访案件办理,对当事人举报的不规范执行、消极执行等现象及时查纠,构成违规违纪违法的,严肃处理。

  三是深化执行公开。深入推进执行信息公开,打造阳光执行。充分运用浙江法院公开网、信用浙江网、芝麻信用等及时向社会公开执行案件流程信息、执行裁判文书、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落实12368语音电话、信息查询平台、短信告知等执行信息公开和告知措施,以公开促规范,以规范促公信。

  (四)持续加强改革创新,不断优化工作体制机制

  坚持改革创新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不竭动力,先后探索了司法网拍、强制腾房、协同执行、执行转破产等一系列新做法新机制,得到最高法院的充分肯定。

  一是深化大数据应用。整合政务网站、电信运营商的用户数据资源,借助第三方支付平台,向被执行人实时推送执行催告文书,督促被执行人履行义务。与芝麻信用等互联网征信平台开展联合信用惩戒,着力破解找人难、送达难问题。研发当事人信用画像系统,借助大数据科学评测当事人的身份特质、行为偏好、资产状况、信用历史等,协助法官制定更有针对性的执行方案。

  二是首创司法援助保险制度。宁波法院积极争取党委政府支持,在全国首创“司法援助保险”制度,扩大执行救助覆盖面,加大对“执行不能”案件中生活困难当事人的救助力度。目前已有8起案件的申请执行人通过该机制得到援助,社会反响良好。最高法院周强院长充分肯定。

  三是创建“院所合作”社会矛盾化解新机制。与省公安厅合作,在全省各地拘留所设立“矛盾纠纷化解室”,由拘留所协助配合法院对被拘留的被执行人进行法制教育,开展矛盾化解工作。去年7月至今年3月,共对11807名被执行人开展矛盾化解工作,占司法拘留人数的47.68%;成功化解案件5324件,化解率达4509%。

  (五)持续深化执行宣传工作,营造良好舆论氛围

  以宣传执行先进事例为基本点,以宣传常态化集中执行为切入点,以宣传“执行不能”为着重点,联合电视、报纸、网络等各类媒体,及时发出主流声音,为解决执行难营造良好舆论环境。与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法律讲堂》等栏目合作,举办“萧山杯执行故事会”,8名执行法官获得《法律讲堂》栏目主讲人资格。与浙报集团签署《基本解决执行难全面合作备忘录》,先后开展8期直播执行现场活动,点击量超过千万人次;每年组织开展“最美执行干警”和“精品执行案例”推选活动。

  (六)持续加强队伍建设,为执行工作提供人才保障

  按照“信念过硬、政治过硬、责任过硬、能力过硬、作风过硬”的要求,不断加强执行队伍建设,建立以员额法官为主导,分工协作的团队化、集约化工作模式,为执行工作提提供有力组织保障。截止今年3月底,全省法院在编执行人员数量 2209人,较2015年增加350人,占在编人员总数的比例从13.4%提高到16%。

  二、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经过前期努力,我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了明显进展,但也面临着不少问题和困难,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执行联动机制有待进一步强化。各联动部门与法院之间还存在信息壁垒,信息共享不够顺畅,法院“查人、找物”仍存在困难;有的部门执行中央《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态度不坚决、行动有偏差,限制失信被执行人乘高铁、坐飞机等一些惩戒措施还没有落实到位。

  (二)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打击力度有待进一步加强。对被执行人化名存款、挂名置产、账外设账等隐匿财产的行为调查手段缺乏、打击力度不够。对拒不执行判决犯罪的打击力度不够,公、检、法在认识上也不够统一,当前存在移送少、起诉少、自诉少、实际判刑少问题,执行威慑力发挥不够。

  (三)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的比例较大。实践中存在着穷尽调查措施,仍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执行不能”案件。据统计,这类案件约占执行案件总数的三成。大部分“执行不能”案件,属于当事人应当承受的商业风险、交易风险或法律风险,不能纳入执行难范畴,但当事人和社会大众对此还不能完全理解和接受,法院压力较大。

  (四)执行规范化程度有待进一步提高。执行工作管理机制不完善,执行行为不规范现象还一定程度存在。少数执行干警素质不高,为民服务意识不强,工作作风不实,存在消极执行、拖延执行和选择执行现象。执行公开仍有薄弱环节,有的案件公开不及时、不全面,引起当事人不满。

  (五)案多人少矛盾非常突出。近年来我省执行案件总量一直保持在全国第三位,人均办案数一直位于全国第一位。2016年人均办案297件,2017年人均办案351件,今年1-4月人均办案量已经达到152件,部分地区甚至超过200件,案多人少矛盾已经严重影响我省执行办案质效和可持续发展。

  (六)执法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部分公民的法治意识、规则意识亟待增强,规避执行、转移隐匿财产甚至暴力抗拒执行等问题仍较为突出。一些地方党政领导法治观念不强,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不够,对淘汰落后产能、处置“僵尸企业”有顾虑;甚至存在以保护大局为由,人为设置障碍,不配合法院执行的情况。

  三、下一步加强和改进执行工作的措施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执行工作,在浙江工作期间就深刻指出:“执行难不解决,不仅关系到当事人的权益,更重要的是法律的尊严得不到维护,法律的权威树立不起来。”这为我们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和强大动力。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攻坚之年、决胜之年。全省法院要牢记总书记的教导,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紧紧围绕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任务,全力以赴、整体联动,善始善终、善作善成,坚决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破除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

  (一)自觉接受人大监督,确保执行工作规范有序开展。主动争取各级人大常委会加强对同级法院执行工作的监督,通过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开展执法检查、组织人大代表视察法院执行工作、参与重大执行案件听证、见证执行等多种形式,督促和支持法院开展执行工作。同时,及时认真办理代表、委员的议案、提案,确保代表、委员的意见建议得到落实。

  (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努力提高人民群众的满意度。不断增强查人、找物能力,让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都能够得到有效执行。加大救助力度,对生活特别困难的申请执行人,按规定给予必要的司法救助;符合条件的,启动保险援助。深化执行公开,着力增强执行透明度和服务水平。加大执行宣传力度,特别是要加强对“执行不能”案件的宣传工作,引导社会正确认识执行难与“执行不能”的界限。

  (三)推进执行工作联动,加强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打击力度。争取党委、人大和相关部门的支持,全面落实中央关于信用惩戒的规定,将失信信息嵌入联动单位工作平台,有效限制失信被执行人从业资格、行业准入、投融资、招投标等。会同公安、检察机关加大对拒执犯罪的打击力度,组织开展拒执罪专项打击行动,让司法权威树立起来。

  (四)加强执行规范化建设,不断提升执法水平。进一步创新执行管理模式,充分发挥执行指挥中心在强化监督管理中的核心地位和基础作用。健全执行监督体系,扩大监督范围,建立从内到外、从上到下全方位执行工作监督体系。严肃查处消极执行、拖延执行、选择执行、乱执行等执行失范行为,不断改善执行队伍作风和形象。

  (五)推进智能化建设,切实提升执行效能。加快研发智能执行系统,打通信息壁垒,增强借助大数据查人、找物的能力。完善执行案件管理系统,开发执行文书自动生成、查控自动操作、数据自动录入等智能化程序,有效提升办案效率。探索建立覆盖执行全过程的信息化监管手段,有效监督和制约执行权的行使。

  (六)增强执行力量,提高执行队伍专业化水平。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推动工作,大力推进执行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加强执行力量配备和业务培训,提高办案能力水平。积极争取支持,探索购买社会服务,将执行工作中信息录入、接转材料、送达文书等事务外包,缓解案多人少矛盾。

  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基本解决执行难任务艰巨,使命光荣。全省法院将在省委的坚强领导、省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有力监督下,认真贯彻落实本次会议的审议意见,凝心聚力,攻坚克难,奋力拼搏,勇于担当,坚决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为我省“两个高水平建设”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以上报告,请予审议。附件

  有 关 用 语 说 明

  1. “四个基本”:《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纲要》明确,要通过两到三年努力,实现以下目标,即“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抗拒执行和外界干预执行现象得到基本遏制;人民法院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的情形基本消除;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标准和实质标准把握不严、恢复执行等相关配套机制应用不畅的问题得到基本解决;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内基本执行完毕,人民群众对执行工作的满意度显著提升,人民法院执行权威有效树立、司法公信力进一步增强”,简称“四个基本”。

  2. “三个90%”:出自3月29日周强院长在全国法院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上的讲话,即: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90%以上在法定期限内执结;终本案件90%以上符合要求;全国90%左右的法院基本实现上述两个目标。

  3. 终本:“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简称,是司法解释规定的被执行人暂无可供执行财产时执行实施案件的一种结案方式。《民诉法解释》第五百一十九条规定,经过财产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在申请执行人签字确认或者执行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并经院长批准后,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4. 终本案件合格率:是反映“终本”结案是否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的质效指标。计算公式为:1-(终本案件不格数/终本案件数)。

  5. 执行异议案件: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可以向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销或者改正;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对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第二百二十七条“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规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案外人书面向法院提出异议,人民法院立案审查的案件。

  6. 执行复议案件: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不服人民法院针对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异议作出的裁定,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的案件。

  7. 执行监督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一条规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依法进行监督的案件,应当按照执行监督案件予以立案。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闭窗口]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主办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研究室承办
技术支持: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息中心
浙ICP备050000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10054号